标题:曹金:藏区支教,收获一场格桑花般的经历[打印本页]
网址:http://www.jsnxetd.org.cn/show/token/2aa0dcf34fa5d5224a4e9632e3ab07c7.html

曹金和孩子们

20岁女孩曹金是江都区大桥镇人,西南交通大学人文学院广告学专业2013级本科生,2015年在台湾义守大学作交换生。今年6月,她成功说服父母,报名参加“藏区支教”活动,目前在西藏自治区昌都市贡觉县哈加乡中心小学教数学和英语。在这所距离拉萨1400公里,距离扬州3300公里,海拔3700米的小学,曹金将克服高原缺氧模式,为那里的孩子们付出一学年的精力和陪伴,她也会收获——

趁年轻做点有意义的事

昨日,记者通过微信方式联系远在西藏的曹金采访,虽不曾谋面,但却感受到她身上那种满满的活力和激情,以及独立不同寻常的思想。

“今年6月,我在‘理想国’的微信公众号上看到了西藏支教链接,一开始犹豫不决,但和学校的一位专业老师交流过后,她的支持促使我提交了报名表。”这位1996年出生的曹金,一向喜欢探索我国各地区的历史人文,也想趁年轻多做点有意义的事,“这是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很多人都在做,也是青年人证明自己可以为社会做点什么的事情。而像我这样的一个青年,最初的决定也许是莽撞的,但还是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千言万语只能化作一句感谢。”

尤其是她的父母。“真得非常感谢他们对我的理解和支持,总的来说,他们最担心的是跟毕业冲突的问题,但是和自己所学专业的一个老师聊了以后,她很支持,主动要做我的毕业论文导师,我也给爸妈转达了她的态度,慢慢他们也可以接受了。我爸接受的比较快,我解释了他的各种疑问之后,他会说,你自己考虑清楚安排好了就行。尽管如此,他还是会担心我的安全,怕我被骗了,就自己去网上查招募志愿者的罗布单增校长,找到了相关报道,然后跟我说,罗布校长不容易,在西藏干了十多年教育。”

“妈妈的情绪波动比较大,她很怕‘不稳定’,我想这是大多数上一辈人都会有的心态,可能跟他们经历的时代有关系。一开始我给她打电话,她像小孩子一样,不管我说什么都哭,好像要生离死别一样。她怕我毕不了业,怕我影响本来准备的出国的计划。但她其实不觉得支教是一个坏事,只是觉得我选的这个时间点不好,不过后来也就慢慢接受了。”

“理想国”本来只打算招募3名支教志愿者,但发现报名的人很多,就把支教志愿者的招募名额扩大到了16名,“现在这16名支教志愿者都在昌都市贡觉县各个乡的学校进行着支教任务。”支教事小,教育事大。“本次招募志愿者来到西藏贡觉的罗布单增校长,才是真正为西藏贡觉地区的教育做出了很多牺牲和努力的人。”

海拔3700米的支教生活

本次招募志愿者去西藏贡觉支教的罗布单增校长,为16名志愿者在成都包了一辆车,“我们一起从成都乘车,从318川藏线入藏。到了拉萨后,又转车到贡觉县,然后根据安排每个人被分到不同的学校。”

“因为年纪小,所以我很受照顾,被分到离贡觉县城最近的哈加乡中心小学,学校的硬件设施都比较好。”曹金告诉记者,离县城比较远的其他乡的小学,在道路畅通、天气晴好的情况下,需要乘车4个多小时,所以他们平时的食物和其他生活用品的供给可能没有那么丰富和及时。遇到雨天雪天,交通也会受影响,还有可能停水停电。

最开始到贡觉县哈家乡的时候,因为高原气候等因素,我感冒了加之要坚持上课,导致声带拉伤,有至少一周的时间不能讲话。不过现在基本适应了。”西藏小学生的主要科目与我们这不同,1到2年级是藏文、语文、数学,再加上音乐、美术等课程;3到4年级是藏文、语文、数学、综合(英语课算在综合里),再加上音乐、美术等课程。“汉语对于藏地小学生来说还是有困难的,因此学习汉语文需要更多图文并貌的图书来激发想象力。数学老师也是需要更多的教具来辅助教学,才能够提高学生的兴趣,帮助学生理解数学问题。

“我在的哈加乡中心小学有237名学生,但只有15个老师。学校大部分老师都会带两门主课,比较缺少的是专业和优秀的数学老师、藏文老师。学校兴趣类课程也是由各老师兼任,所以老师们都比较辛苦。同时,学校的美术用品、手工课材料也都比较缺乏。这里的小学生大部分都住校,每两周放一次假,可以说跟老师呆在一起的时间比在家里还多。”

曹金的支教时间是2016年8月到2017年8月,这么长的支教时间,会不会觉得漫长和枯燥?她的回答很深刻,“教育毕竟是长期的事情,一周两周,一月两月,匆忙离开以后,自己教授的课程、担任的工作,又需要重新的安排和调整,对当地来说,也不是太方便的事情。”在那里,曹金发挥着自己书法、音乐、舞蹈等方面的特长,为孩子们创造各类文娱活动。

227双棉手套鞋赠藏宝宝

因为有了较多的时间与藏区孩子们相处,也有了较多的时间去认识和思考这个地区的文化,曹金说,贡觉县的冬天来得特别早,10月初的气温已经在零度左右,现在更是每天零下十几度,“通过一段时间的了解,这里确实有一些孩子是孤儿或者家里收入不高的,在寒冷的冬天无法穿暖,我就想着除了教学以外,帮他们再做点什么。”

“之前通过一些个人的渠道,组织开展‘给臧宝宝买鞋’的活动,”曹金的倡议得到江都好多朋友的支持,她的阿姨张小妹看到这个信息后,就在自己微信朋友圈上发布信息,不少亲朋好友陆续为孩子们购买了围巾手套等,“张阿姨的其他朋友看的这些信息后,也都表示要为这里的孩子买鞋子,我就负责发动各班的老师统计学生的尺码”。

学校共有227个孩子,一双棉鞋50元,不算运费光买鞋就需要一万一千多元。曹金说,确定买鞋之后,亲朋好友都纷纷慷慨解囊。之后她们将信息发布在朋友圈,不到3天时间钱就凑足了,“大概就募集到几千块钱,但是买鞋子要一万多呢,觉得个人的力量不是很大的,他们各自又发的朋友圈,朋友越来越多去帮助她”。

最后,在六十多位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给学校每个学生买了冬天的鞋子和袜子,已经在11月13日全部分发下去了。“还有爱心人士主动跟我联系,希望对家境不好的孩子进行一对一帮助,争取帮助他们直到大学毕业。”现在通过曹金的牵线搭桥,已经有3个扬州家庭决定一对一资助哈家乡小学的贫困儿童。孩子们为了表达对好心人的感谢,还特地让曹金录制了一段他们用藏语唱的祝福歌曲。

除了这些,最近曹金还收到了扬州一些书店捐赠的图书,“因为之前通过微信公众号和朋友群,发送了一些需求信息,家乡的朋友非常热情和富有爱心,纷纷表示捐赠书籍、学习用品和衣物。真的非常感谢大家!”

习惯了城市的繁忙生活节奏,突然来到藏区,感觉生活节奏很慢很慢。但在这里,你不慢还真的不行,因为在缺氧的环境下,你想快还真快不起来。“而我在这样的环境下,也跟着慢了下来,摒弃了大四阶段的浮躁,平静地做点事,看看书,写写文字,我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收获一场格桑花般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