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桂珍:温暖瘫痪丈夫的晚年

日期:2017年10月27日  来源:如东县妇联  (评论0条)

如东县双甸镇石甸社区,92岁的崔金才坐在轮椅上,痴痴地望着门外,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流不息,以往的时候,熟悉的街坊们都会冲他喊一声“崔师傅,忙啊!”而现在,已经没有人跟他打招呼。因为大家知道,即使跟他说点什么,他也不明白,更不会跟人交流。自从二次中风后,他基本上失去了知觉。

崔金才也曾是这个街道上小有名气的人。据说,他很小的时候就参加了抗日战争,但由于相关的材料已经丢失,他并没有享受到抗战老兵应有待遇,如今,几十元的尊老金是他的唯一的收入。解放后,崔金才一直住在这条街上,他有一手做畚箕的手艺,靠着这门手艺,他在街上开了一家小杂货店,小镇虽然不大,但毕竟是“街上人”,每个村民只有几分地的田,连口粮也糊不上,崔金才的收入就是开杂货店,日子过得虽然不宽裕,但也衣食无忧。

天有不测风云,刚过60岁的崔金才,爱人就去世了,由于夫妻二人没有生育子女,崔金才考虑到自己将来养老的事,也曾先后抱养过侄子和一个养子,但由于崔金才的脾气倔犟,两个孩子跟他住在一起没几个月,都先后离开了这个家,形单只影的老崔不禁让人同情起来。

1994年,在朋友的介绍下,57岁的寡妇郁桂珍走进了崔金才的生活,虽然二人相差12岁,但这个贤惠、勤劳、朴实的农家妇女很是让崔金才满意。第二年,他主动提出让郁桂珍乡下25岁的小儿子陈新军跟他们一起住,并办理了领养手续。随后,他们还将过去的旧瓦房改建成三间一层半的平房,一间做厨房,两间作店面,卖些锄、铲、条帚等日用杂货,一家人又重新过上了平静的生活。

熟悉崔金才的人都知道,老崔是一个精于算计的人,平时,家中的收入都是由他保管,家中的开支,他都是抠了又抠,舍不得乱花一分钱。当时,郁桂珍的母亲还在,她想去看望一下母亲,崔金才也只是给她一点钱,无奈的郁桂珍只要靠捡拾些废旧换点水果糕点。但郁桂珍从不埋怨丈夫。“老崔就是我们家的顶梁柱,家中的收入本来就不多,我们都住在街上,不精打细算,就没法生活。”遇到邻居谈起这些,郁桂珍都是通情达理地说。

儿子陈学军娶妻生子后,与他们分开生活,在如皋一家电动车修理店工作,收入不高,一家人盘算着,等过几年,将家中的店面收拾一下,开个修理修理铺,不用这么辛苦地给别人家打工。然而,就在大家憧憬着今后的日子的时候,2013年清明节前的一天早晨,崔金才突然中风,倒在地上。慌了手脚的郁桂珍连忙喊来左邻右舍,一起将丈夫送到医院,好在家与医院近在咫尺,及时抢救,但崔金才还是落下了偏瘫的后遗症,生活不能自理。

在医院的日子,郁桂珍衣不解带,趴在床边,寸步不离,只要丈夫一有动静,她总是在第一时间问长问短,每隔一个小时,就给丈夫翻一次身,不时给他做按摩。长时间挂水,崔金才十分疲惫,有时会不自觉地晃动自己输液的手,这个时候,郁桂珍就会小心好地将丈夫的手抓在手中,轻轻地抚摩,直到丈夫悄悄地睡去。病人气多,有时候,崔金才会无缘无故地发脾气,郁桂珍都是好言相劝,让他听医生的话,安心治疗。

回到家中,郁桂珍更是精心地照料,每天早晨,她都会将做好的馄饨送到崔金才的床前,一勺一勺地喂到丈夫的嘴中,中午做两个荷包蛋。“老崔需要营养,但又没有咀嚼功能,样样都要煮得很烂,反正我也闲着,慢慢炖,一点点喂养他。”但她从不肯为自己做这样的一顿饭,总是将就着吃点稀饭。看到妻子那么细心地照顾自己,崔金才很是惭愧:“我以前对你很凶,你一点都不计恨我,还这么细心地照顾我,真是我的福气。我欠你的太多,今生难以回报,如果有来世,我做牛做马都会报答你。”郁桂珍听到这些,都是打断他的话,“我们是夫妻,哪有什么谁欠谁的道理。只要你恢复得好,我们一起生活,那才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

崔金才的身体虽然没有完全康复,但一直十分稳定,这也让郁桂珍很开心,她每天将丈夫扶坐在轮椅上,在小店的门口看着店面,自己去做些家务,有人来购买东西的时候,崔金才会喊老伴来,顾客买东西的钱,郁桂珍会习惯性地递给崔金才,这时候,崔金才会笑着摇摇头,他再也不是那个一分钱也要掰开花的吝啬老头了,他甚至将自己的仅有的一点积蓄悄悄地递到身边这个同样苍老的老伴手里。

郁桂珍喜欢这样的日子,冬天,她会推着老伴去晒晒太阳,到邻居家的小店去转转;夏天的晚上,她则推着老伴去乘凉,看大街旁跳健知舞的老人,那里有他们熟悉的老伙计,看到他们到来,都会围上来问长问短。然而,这样的日子只过了四年。今年春节后的一天,刚刚起床的郁桂珍正准备为老伴穿衣服,忽然看崔金才口角歪斜,流起了口水,她意识到老伴二次中风,连忙喊来邻居,将老伴送到医院。

半个月的治疗,老伴的病情并没有缓解。“回家去慢慢养吧,在医院花费太大,老崔也就这样了。”知根知底的医生劝郁桂珍。将老伴接回家中,郁桂症的内心是崩溃的,她知道医生的意思,老伴或许这辈子都不会有什么指望了,能活着就是万幸。那她能做的就是让老伴在有生之年,过得更舒服一点。

由于瘫痪,崔金才大小便失禁,可他却不习惯使用尿不湿,偶尔使用几次,也被他无意识地拉扯掉。为防止老伴尿床,郁桂珍每晚都要起床五六次,为崔金才把尿,有时候,一等就是半夜。自从老伴中风后,郁桂珍就没睡过一次囫囵觉。长期卧床,崔金才便秘,郁桂珍多给老伴吃香蕉等软化大便的水果,有几次,老伴大便实在难受,郁桂珍便用开塞露为老伴通便,再用手一点一点地抠。崔金才一百多斤,帮助老伴起床、穿衣是件十分困难的事,郁桂珍用一条围巾将两人捆在一起,然后再用力将老伴扶起来,好几次,郁桂珍都跌倒在床边,她只是抹一把眼泪,站起来继续侍弄。“她心中的苦,从来不向别人说。她觉得照顾自己的老公是自己应尽的义务,但她不知道自己也是一个80岁的老人,也是一个需要别人照顾的人。如果不是郁桂珍,崔金才不知要死过几回了。”左邻右舍来看望崔金才,看到忙碌的郁桂珍都心疼地说。

每天,老伴郁桂珍都会帮崔金才穿好衣服,扶坐在轮椅上,坐在店门口。有时候,她会虔诚地对着堂屋墙上的佛像虔诚许愿:“我不求他知道我为他所做的一切,我内心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只要我还在,就一定不会让老崔遭什么罪,一直到他离开。”

标签:  温暖  
首页 |  妇女工作 |  巾帼风采  |  保存Word |  打印 |  关闭
延伸阅读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