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琼:妇女维权路漫漫 妇联家人永相伴

日期:2018年05月25日  来源:宿迁市妇联宣传部  (评论0条)

热情,外向,嘴皮子溜,乐于助人,有一股韧劲儿……要是问起,泗阳县三庄乡政府王琼是一个什么样儿的人,你大概会得到上述这些回答。的确,这些词汇是对泗阳县三庄乡妇联主席王琼的客观描述。

在部队大院长大的她,自小跟兵叔叔打交道,养成了她独立、外向、有点男孩子气的个性。初到三庄乡从事妇联工作时,亲朋都隐隐有些担忧,假小子能做好妇女工作吗?可她的父母很有信心,虽然她看起来大大咧咧,其实内心细腻、做事细心,并不似外表看起来那般“粗犷”。后来也通过事实证明了一句话:知女莫若母。

自2012年9月王琼在三庄妇联工作以来,先后获得过全市妇联系统信息考核先进个人、泗阳县三八红旗手等荣誉称号。日常工作她做得游刃有余,妇联工作中的一项重点也是难点——妇女维权工作,她也在不断学习和探索中推进。

周阿姨是王琼在走访中认识的一位留守老人,她跟老伴儿张叔一起生活,夫妇俩育有两个女儿,一个已出嫁,一个在读大学。周阿姨平时寡言少语,经常呆呆地坐在门口,半天不说一个字。刚去走访那几次,她只以为是周阿姨性格内向所致,直到有一天她再次到家中走访,当时只有周阿姨一个人在家,才揭开了事实的真相。周阿姨年轻时也算是个有本事的妇女,料理家里家外一把好手。但意外发生于周阿姨生小女儿的月子里。周阿姨不知道什么原因在小女儿诞生后患上了抑郁症,在二十年前的农村,抑郁症这个词恐怕鲜有人知晓,全家都觉得周阿姨痴的了(精神有问题),从公婆到丈夫都不能理解为什么周阿姨突然变了个人似的,农活也不干了,孩子也不哄了,每天更多的时间只是在发呆,甚至自言自语。大家都以为她是在躲懒,尤其是张叔,原本与周阿姨相濡以沫的丈夫,在父母亲朋的影响下,也觉得周阿姨是故意躲懒,开始了对周阿姨长达二十年的打骂。打骂发生在周阿姨不说话时、张叔心情不好时、女儿哭闹不听话时,总之慢慢的,周阿姨仿佛成了一个发泄的对象,轻则言语责骂,重则按在地上打。看着周阿姨面色平静地讲出这些往事,仿佛她在讲一个听来的、发生在很远的地方别人身上的故事。给人最大震撼的事莫过于此:某个正在遭受身心巨大创伤的人平静地向人讲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遭遇。“您为什么不报警?”王琼脱口而出。周阿姨依然用她平静毫无波澜的语气“报什么警啊,男人打自己女人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嘛。”王琼沉默了,周阿姨这句话她不是第一次听到了,农村居民的物质生活水平虽然提高了,但是关于“法”,关于“维权”,尤其是妇女权益这方面的意识并没有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提升而迅速提高起来,这与传统的男尊女卑思想深有关联。被震惊和愤怒冲击的王琼,第一时间想替周阿姨报警来换得她的人身安全,但转念一想,这并不是万全之策。家暴并没有发生在当时,除了周阿姨的叙述外并没有有力证据,警察同志最多训诫一下张叔,但这可能会换来周阿姨更严重的被家暴。

回去的路上,王琼一直在苦思对策,怎么做可以既让周阿姨以后免受皮肉之苦,又能让张叔心甘情愿的认可。想来想去,尽力扭转张叔对于周阿姨的权属意识是关键。夫妻家暴里大部分人都认为对方是自己的私有财产,自己可以任意处置。而很多遭受家暴却不愿意站出来解决的人,除了觉得家丑不可外扬之外,更多的也是这种权属意识的想法。

再次到周阿姨家走访时,王琼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在与张叔唠家常时她假装无意地引到一些施行家暴而被行政、刑事处罚的案例上。同时偷偷观察张叔的反应,她发现张叔在听到家暴被判刑的案例时眉头蹙了蹙,于是趁热打铁:我们这里幸好没有这些事情,我觉得我们这里的民风还是很好的,你看你跟周阿姨,老两口相敬如宾的,我都羡慕了。说完假装恍然大悟:张叔,我这里正好还有一份《反家暴法》的宣传材料,给你没事儿看看吧,虽然你可能用不着,涨涨知识也是好的嘛。听完这番话,张叔尴尬地笑了笑,嘴里说着“是的,是的。”王琼听到这里,心里暗暗欣慰,估计效果是达到了。此后的几次走访中,王琼总会偷偷地问周阿姨,张叔最近有没有打你?得到的答案都是没有,而且她还偷偷看到张叔把给他的宣传单放在了床头的小桌子上。

农村家庭由于法律知识的匮乏,宣传教育的缺失,更容易产生一些妇女权益受到侵害而不被发现的问题。这就要求妇联工作人员腿要勤、嘴要快,利用“三进三帮”等工作契机大力宣传《妇女权益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等与妇女切身权益息息相关的法律知识。在发现问题时,不能“硬碰硬”,尽量以群众能够接受的方式来化解,以不扩大影响为前提将问题化解在小,力争既能帮助妇女群众解决问题,又不将事态扩大,王琼很好的实践了这一点。

 

标签:  妇女   妇联   维权  
首页 |  妇女工作 |  巾帼风采  |  保存Word |  打印 |  关闭
延伸阅读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