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不是一种趋势,而是一种选择

日期:2018年08月14日  来源:中国妇女报  (评论0条)

  编者按

  刚刚过去的2018年8月8日,被网友戏称“十年一遇,很适合分手,别拖了!”而近期,娱乐圈的几位三十岁左右的女星也恰巧在这个时段前后纷纷发表了分手声明,宣布自己重回单身状态,女演员俞飞鸿之前关于自己单身状态的论调更是强力刷屏。

  我们看到,对于不适合的感情,越来越多的女性不再由于畏惧单身生活而选择凑合;她们不排斥恋爱,但也不因为单身而感到困扰……该如何解读这些遵从内心选择的单身女性?她们自身又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单身状态?

  ■ 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 宋利彩

  不久前,47岁的女演员俞飞鸿在某访谈节目中与男主持人的对话内容在网上刷屏。访谈中,俞飞鸿不卑不亢地表示,自己不是独身主义者和不婚主义者,但并没有那么着急,没有要求到什么年龄就必要有婚姻。她还犀利地发问:“为什么你们男人的角度,会觉得结婚是对女人的一种施舍?”一时圈粉无数。

  如今,很多单身女性像俞飞鸿一样,不再为周围环境所影响和限制,她们听从自己内心最真实的声音,追求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不再选择婚姻作为维系社会关系的纽带,而是选择单身这种状态。在城市女性中,单身或不婚尤其盛行。

并非刻意的选择

  郑蕾(化名)在30岁出头那年,在北京南六环买了一套房子。这套房子,让她更加坚定了以后“一个人过”的想法。

  在北京长大的郑蕾从小做事就有自己的主见,父母也给了她充分的自由。“感情上的经历,对我现在独身的决定不足以起到决定性的作用。”郑蕾十分干脆地说:“我确实看到一些结了婚的同学、朋友挺不容易的,我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年龄就一定要做什么事情这样的要求,所以,觉得一个人过挺好。人生其实就像一场游戏,有的人在进入游戏时选择了‘hard’模式,而我给自己选择了‘easy’模式。”

  今年36岁的格格(化名)也是单身,她说:“我不是主动选择单身,如果碰到好的、喜欢的人,对婚姻还是有向往的,但要说迫于社会或者家里的压力一定要去结婚,也不是这样的。”

  格格最近一次和男朋友分手是在去年。格格的男朋友从小就很积极上进,直到现在,他也很努力,不停地学习,向更高的目标迈进。他不仅自己十分努力,还要求自己的另一半也跟他一样,不停地学习、提升。而格格呢,从小家里人就没有给她太大的压力,她对自己也没有太高的要求,不想追求更高的学历,对工作也没有太大的“野心”。业余时间,她更愿意随兴去做想做的事情。

  “所谓的‘三观’不一样,很难去改变,不管是谁做出改变,都会很痛苦。我能理解他,也不认为那样不好或者有错,只是两个人不太合适。毕竟,结婚之后还有那么多年,婚姻里面还会面临更多的事情,想法不一样的地方会更多。”格格说,之前的几次恋爱,分手也大都因为双方的“三观”难以弥合。

  对于这样的分手,从小大大咧咧的格格并不感到十分遗憾和难过。她觉得,自己一定要找到一个有趣的人,才能与之走进婚姻、走进家庭,“否则,你跟他说岳云鹏,他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接不上你的梗,多没意思。”

  而张靓(化名)就没格格那么潇洒。“我属于那种很难对别人动感情,而一旦动感情又很难抽离的人,所以,每次分手都要恢复好几年才能再去喜欢一个人。” 张靓说,也许自己并不适合谈恋爱。她曾经把寻找另一半当作人生未完成的重大任务,听从父母的安排不断去相亲,回想那个阶段,几乎充满了焦虑和不快乐。直到有一天,她突然发现,可以先把这件事放一放,这反而能让她更平和、轻松、愉快。从那时起,她认识到,让自己快乐,学会享受生活的每一分钟,比盲目期待另一个人给自己带来幸福更重要,所以,直到今年,都43岁了仍旧单身。

  “我觉得婚姻很好,但是,没必要为了结婚了而结婚,如果找不到合适的人,还不如自己过轻松一些。”张靓说,比较现实的是,年纪大了以后,比较难碰到合适的人,但这是自己可以承担的一个结果。

   单身同样精彩

  “之前看过一篇文章印象挺深刻,也挺逗的,说‘要么脱单,要么脱贫’。自从我买了房子之后,父母看到我可以靠自己过得挺好的,这几年也很少催我找对象了,我妈偶尔说起某个男生,自己都看不上人家。”郑蕾笑说,因此,自己并没有因为单身感受到什么压力。

  “我很感谢我现在的工作,正是现在的工作和收入,给了我想要的生活和独身的底气。”郑蕾说。所以,她把很大一部分业余时间都用来学习,以应对工作上的任何挑战。没事的时候,她会和同学朋友聚会、聊天,每年固定和几个同样单身的朋友去国外玩一圈。

  “人首先要学会与自己相处,有能力在一个人的时候把日子过好,这样,如果遇到合适的另一半,可以为他带去快乐,如果遇不到另一半,自己也不会过得太无趣。”张靓说,自从买了房子之后,父母就从外地搬来和她一起生活,父母有自己的朋友圈,也鼓励她的业余生活过得丰富一些,不管是运动还是和朋友出去旅游,父母从不给她太多约束。在工作上,她认真却无锋芒,相信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事实上,她在单位也获得了与自己的能力相匹配的职位。

  “很特别的是,我大学毕业后的每一个工作岗位,直接主管领导都是女性。很多人说,女领导不好打交道,我却从她们身上看到了不逊于男性的果敢、敬业、坚韧,以及女性特有的细致和柔情。所以,这可能给我一种潜移默化的影响,女人也可以很能干,并不比男人差。”张靓感慨地说。

  “我既不是单身主义,也不恐婚,但我觉得一定要两个人真正合得来,因为感情,想去结婚,而不是迫于某种压力去结婚。”供职于中央国家机关央务鹊桥服务中心的格格,每天接触大量的单身男女,据她观察,很多女生的经济条件比男生更好些,她们不需要通过婚姻改变什么,并且大都富有才气,性格开朗,兴趣广泛,业余生活丰富多彩,聚会、健身、打球,参加各种沙龙活动,一年安排几次旅行,不断认识新的小伙伴,朋友越来越多……相对来说,一些男生不仅在社交平台上不够活跃,而且业余生活更注重实用性,缺乏趣味。“觉得这些男生越来越配不上女生。”格格笑说。

  “近几十年来,女性的崛起成为不争的事实。女性依靠智慧、奋斗、吃苦、拼搏的精神,跟周围的男人一样出色,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她们经济独立,人生自主。” 中国社工联合会婚姻家庭委员会副主任、华东交大女性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金苑在接受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采访时说,在不少大城市,女性买房、买车比比皆是,这种“有钱”的感觉,直接刺激女性的自尊和自信,找个“长期饭票”过日子的女性也渐渐减少。并且,女性爱学习,不光局限于工作能力的提升,更多的女人还像海绵一样,持续学习各种自我成长的知识,如各种读书会上的女性总是多于男性,各种理财知识的现场女性人数也不断攀升,至于心理学、瑜伽课、英语课、自我管理等课程,都是女性趋之若鹜的地方。“从某种程度上看,女性全面自我成长的速度远远超越了男性。”金苑说。

  多种因素导致的单身

  “经济独立的结果,就是女人对男人的心理依赖开始减弱。如果婚姻不能给女性带来精神上的愉悦、心理上的宁静,选择单身就变得轻而易举。”金苑说,传统意义上的家庭功能,不仅仅是传宗接代,还承担着相互关心,相互搀扶,相互依存的需要。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各种配套的社会服务体系日益完善,加之发达的互联网技术变得越来越触手可及,由此,家庭的有些功能逐渐消失或弱化,有些功能开始失调。从前必须借由人际关系、人际交往才能得到的衣食住行,都被高度发达的网络技术所替代,闲暇生活和情感的满足更多被社交软件占据,加上有些人缺乏爱的能力,于是就懒得组建家庭,懒得走进婚姻。

  “近年来,我国的离婚率越来越高。离婚率越高,一般来讲,人们的结婚意愿就会受到影响,担心结婚会带来家暴等更多的风险,结婚率就会下降。” 中国妇女研究会副会长、厦门大学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叶文振表示,越来越多的女性选择单身,这种心理上的担忧是非常重要的原因。其次,传统的家庭分工——结婚以后,在某种程度,照顾家庭、配偶、孩子、老人等各种负担都加在女性的肩膀上,而这些负担使得现代社会中,那些本身就具有很好的职业发展背景的女性,结婚的机会成本大大提高,结婚的净受益远远没有单身大,使得越来越理性的女性,即使有机会结婚,也会做出更加切实的考虑和选择。

  “我目前这种选择的核心,不是结婚或者不结婚,而是一个人要活出自己,当下想独身就独身,将来有一天,某一个人会让我重新考虑自己的选择,这种可能性也是有的。”郑蕾说,她的目的是让自己过得高兴。

  “近年来,个人的生活偏好都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人们对于自身生活方式的选择更加自由,社会对于不同的选择也更加包容,这也为单身的女性创造了更加适合的社会环境。”叶文振说。

  尊重是单身女性最大的福利

  “单身是当代部分优秀女性的生活方式,是她们在无奈或者看不到婚姻美好情况下的一种自我保护。不婚或者结婚都是女性的自由,尊重是对单身女性最大的福利。”金苑表示,单身或者独身的现象不是洪水猛兽,但并不希望单身由此演变成为一种趋势。

  “作为人类生存的共同体,男性要学会接受事实,改变心态。几千年来,男性倾向于找比自己能力弱的、收入少的、社会地位低的女性结婚,女性也传承着找个比自己强的男人结婚的固有观念。在今天,这种择偶观依然是难以逾越的坚冰,需要鼓足勇气去融化和改变。”金苑表示,从政府层面来讲,应该制定相应政策,帮助男性尽快成长,比如从教育入手,及早普及男女平等的观念,让孩子在青春期阶段就学会平等和尊重。

  叶文振也强调,社会要首先给予每一个选择单身的人以尊重,任何对于单身人士的污名化或者标签化都是不应该的。

  从减少单身现象的角度,叶文振建议,政府有责任端正人们对于婚姻的态度,不要过多强调物质条件,而应该从价值取向、成长经历等方面多做考虑,倡导相爱的人通过共同的奋斗来获得美好的生活。其次,政府相关部门应该创造实际条件,解除一些人结婚面临的实实在在的现实压力,比如房子的问题。再次,大学应该给学生更宽松的环境,更多恋爱的指导,帮助他们建立健康的婚恋观,让他们在大学里开始他们的恋情,即使不成功,也能够积累经验,提高能力,提高步入社会以后恋爱成功的机会。进入社会以后,不管是国企还是私企,以及事业单位、政府机关,都应该注意建立更加人性化的管理制度,组织开展适合青年人交友、恋爱的活动和平台,帮助有结婚意愿的人尽快地走进婚姻。

  “最后,对于接受过良好教育、拥有较好的职业发展空间的女性,也要鼓励她们调整自己对于婚姻的态度和择偶偏好,勇于挑战‘男高女低’的传统婚姻模式,接受‘女高男低’的婚姻模式,成为婚姻制度创新的重要力量。”叶文振说。

首页 |  妇女工作 |  妇儿要闻  |  保存Word |  打印 |  关闭
延伸阅读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