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妇女工作 >  巾帼风采

警花也顶半边天 有担当更有柔情

日期:2017年03月30日  来源:如皋市妇联  (评论0条)

威武阳刚、一身正气,这是很多人脑海中的警察形象,其实在警营里还有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她们是一群不输男儿、不让须眉的警花。铁骨柔肠亦红颜,英姿飒爽半边天,今天让我们走近她们,一起分享那些难忘的回忆、动容的时刻、温暖的回味……

70后社区民警李春香

从“工学学士”到“法律硕士”

40岁的李春香是迎春派出所的一名社区民警。2010年,李春香在辖区走访时认识了一位叫王景林的孤寡老人,老人惟一的房产被侄子转到了自己的名下,她担心自己老无所依。李春香鼓励老人用法律维护自己的权利,并向市法律援助中心寻求帮助,最终帮老人打赢了官司。“虽然官司打赢了,但我是工科毕业,对法律并不太懂,很多时候都感觉有些力不从心。”从此,李春香开始自学法律,为社区弱势群体提供免费的法律援助,并成功拿到南京大学法律专业的硕士学位。

去年6月,辖区内一位老人来到派出所寻求民警帮助。他说,每天都有二十几个工人守在他家里,讨要工资,一家人苦不堪言。原来老人的女婿在九华镇办了一家服装厂,年前没有给工人清算工资,但已经变卖了厂里设备,失去了联系。工人们想着自己辛辛苦苦的血汗钱打了水漂,决定找老人讨要说法,但老人觉得自己没有义务承担这些债务。李春香了解情况后,多次上门劝说老人,把法律解释给老人听。最终,李春香做通了老人的工作,老人同意先垫付一部分工人工资,其他工人也以借条为依据,日后再补上工资。

“老赖执行难,是司法实践中的一大难题。”去年,李春香成功当选了如皋市第十四届政协委员。她精心准备提交了有恶意欠薪相关问题的提案,希望能够加大对欠薪“老赖”的惩处力度,

从“工科女”到法学硕士,再到政协委员,每一次身份的改变,都是李春香服务百姓的自我突破。

80后机关民警郝亚琴

从“马大哈”到“精细鬼”

一手接着电话,一手做着记录,办公桌上摞满厚厚的文件等待处理,简单的事情重复做,重复的事情坚持做,这就是市公安局指挥中心秘书科副科长郝亚琴日常工作的真实写照。

“刚工作就遇上了大考验,正好赶上更换二代身份证。”郝亚琴说,当时好多群众不理解,说自己的身份证还没到期为什么要换证?遇到这种情况,只能一遍遍解释,每天要办理近200个身份证照片采集、登记,面对这样大的工作量,硬是坚持了下来。

2009年2月,郝亚琴调入指挥中心秘书科工作,一直负责公安局的印章管理,除了平时签发文件、出介绍信等,还要为办案民警服务,为案件卷宗盖章。“最担心值班时错过电话,每次都把手机放在枕头边。”郝亚琴说,因为案件都有办理时限,所以半夜到单位盖章也是常事。有时冬天刚上床,被子还没捂热,就接到电话,“这就是我的工作,责无旁贷。”

“我觉这些年最大的改变就是做事方式,之前大大咧咧,变成现在的更加谨慎细心,大家都笑我是‘精细鬼’。”面对千头万绪、纷繁复杂的工作,郝亚琴在秘书科一干就是7年,连续多年工作无延误、无差错,赢得了领导和同事们的赞扬和认可。

90后交警王乔

从“软妹子”到“女汉子”

第一眼见到王乔,她刚从路面执勤回来,说话时嗓子沙哑得厉害,却是连珠炮一样回答着记者的问题,大大咧咧,十足一个女汉子。记者让她喝口水再聊,她大手一挥,“不用了,习惯了。”王乔说,刚参加工作那会自己完全不是这样的,也曾是一个温婉如水的女子,甚至还有些腼腆。

2012年,王乔第一次上路执勤,发现一个60多岁的大爷开着非国标四轮车在机动车道路上行驶。出于安全考虑,她拦下这辆车,告诉大爷这种行为十分危险,而且非国标四轮车也不能在城区街道行驶。但是话还没说完,大爷就躺在地上大喊大叫,还叫来了自己的亲朋好友。第一次被那么多人围着指责,王乔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姑娘当时就哭了。不过,当时赶来处理的中队长,看着“哭鼻子”的王乔,没有过多的安慰,只是拍拍她的肩说:“习惯了就好了!”

“还真是习惯了就好了,以前我说话声音不是很大,但为了让群众能听清,我现在也变成了‘大嗓门’;因为要提高工作效率,现在也变得风风火火,成了‘急性子’。”王乔说,没有人强迫这种改变,只是从加入这个队伍的第一天起,就开始被感染、被影响、被同化。渐渐地,王乔发现,自己身上的“小懦弱”不见了,委屈的泪水也越来越少了,做起事情来风风火火,也更有“范儿”了。

不过,女汉子也有自己的软肋,在谈到儿子时,王乔的眼圈一下就红了,因为平时没有时间照顾孩子,儿子被送到磨头老家让父母帮忙照看着,“不管多晚,只要不是执勤到后半夜,晚上九十点钟我都要往家里开,我不希望自己错过孩子成长的点滴时刻。”

警察,是她们选择的职业,是她们追逐的梦想,也是她们的所爱。

 

首页 |  妇女工作 |  巾帼风采  |  保存Word |  打印 |  关闭
延伸阅读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