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玉兰:用舞蹈梦想点亮人生之路

日期:2016年04月25日  来源:连云港市妇联  (评论0条)

 

她编演的舞蹈《扁担乐》在中国第二届艺术节新剧目展演中获奖,去年编导的歌舞《好地方》参加省首届老年春晚,并被改为《江苏好地方》作为压轴戏出场。她对《对口词》、《三句半》等地方流行戏和《白毛女》、《沙家浜》等现代样板戏个个拿手,她尤其擅长舞蹈编导表演。她花甲年龄,仍活跃在舞台上,她就是从灌南县文化馆退休的张玉兰。

与舞蹈结下不解之缘

近日,笔者走进青少年活动中心,拜访张玉兰老师。初次见到张老师还是在十几年前一次元旦晚会上,轻舞飞扬、气质高雅的她给笔者留下很深的印象。再次见到张老师,岁月对她好像是特别的偏爱,她皮肤白皙红润,染的乌黑的短发烫着微卷,穿着一件浅驼色的羽绒服,搭一条红围巾,黑色打底裤,平底黑舞鞋,步伐轻盈,依然充满活力。

1951年出生的张老师原本是姓汪,她姑姑身体不好,没有生育孩子,5岁那年她被过继到她姑姑家。小时候的张老师就聪慧可爱,成绩优异,深受养父母的疼爱。养母想让她考大学,她不想考,她的梦想是当演员。她想,人活着,就得做自己喜欢的事,不能让梦想沉在心底终老一生。她特别喜欢看戏,回家就会对着镜子偷偷的模仿练习,她能把戏中的人物模仿得惟妙惟肖,同学羡慕不已。放学后总有好多同学围着她,要她跳舞给大家看。她没有专业的人指点,经常因为练习不当受伤。有一次她偷偷地练习压腿,把肌肉拉伤了,好多天都不能好好的走路,她的养母看到后,问她怎么了,她说是不小心摔倒的。就这样她仍然坚持练习基本功,为后来的艺术成就奠定了良好基础。16岁那年,她在灌南中学读书,是学校的文艺骨干,后来遇上文化大革命,学校停课,全县文艺骨干都被抽到一起进行舞台艺术培训,成立灌南县623宣传队,从此她走上了舞台艺术生涯,而且一走就是48个年头。

在那个年代,当演员是非常艰苦的。1968年,她随623宣传队第一次离开家到100多里的淮安,治淮工程工地宣传演出。晚上就住在河堤的茅草丛中,用戏幕围成帐篷,铺上麦草,盖着自己带的被褥。那时演出没有音乐伴奏,都是自己边唱边跳,一天下来双腿累的象两根木棍似的,常常摸不到铺边就睡着了。夏天,蚊子和各种小虫子特别多,第二天起来,被蚊虫咬的浑身是包,演员不能让蚊虫咬到脸上,晚上睡觉都用衣服把脸遮起来,那种滋味难以想象。让人更惊骇的是,一天晚上,她睡到半夜,感到身上有凉飕飕的东西在蠕动,朦胧中用手一摸,原来是一条蛇爬到了她身上,吓得她大声尖叫。大伙被她的尖叫声惊醒,跑到她的帐篷里,一条尺把长的蛇,在大伙的惊愕中逃之夭夭,在后来的几夜她都绻缩着不敢睡觉。她以为演员就象小时候看到的那样,穿着漂亮的衣服,在台上唱唱歌跳跳舞,没有想到,当演员是这么辛苦。

在演出中张老师总以观众利益为重。1969年养母病重,她接团里任务到新浦墟沟演出,在演出将要开始的时候,她接到家里养母病危的电报,要她赶快回家。观众已经检票入场,换人显然是来不及了。想到养母昔日对自己的疼爱,她瞬间泪如雨下。正在犹豫的时候,台上锣鼓声响起,她上台的时间到了,她赶紧擦干眼泪,蹭蹭蹭的上了台,强忍着自己的悲痛,把欢乐带给了观众,下台后自己哭成个泪人。团里的其他演员都被她的敬业精神打动,领导派人把她送到新浦车站。

家庭服从舞蹈工作

每一个光鲜的背后,都有一段感人的故事和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每一个成功人的背后都有一个默默的支持者。1976年,她经人介绍和朱凤亭结婚。婚后的张老师,演出就更加的辛苦,但她仍然坚持每天5点起床练基本功,妊娠反应加肚子大压迫腿部神经,双腿出现浮肿,一天下来,走路腿都一瘸一拐的。怀孕7个多月的时候,一个冬天,在花园朱庄村演出。地上铺满积雪,没有正规的舞台,只是在雪地上扫出一块空地,拉上戏幕,就算做是舞台了。那天晚上,张老师演《追车》中的民兵排长,台上的锣鼓响起来,张老师拿好架势上台的时候,不知道是谁把二胡盒子扔在通道上,她一心听着锣鼓点声上台,没注意脚下,一下子绊倒在地,台下一片唏嘘,后台的领导演员都被吓坏了。这时候的张老师肚子痛的浑身冒汗,想到台下那么多的观众,她强忍着剧痛,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踩着锣鼓的点子上台,硬是坚持把一场戏演完,下台后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也就是在这场演出后第13天,她生下了双胞胎儿子。

张老师生下双胞胎后,不满两个月就去新浦演出。因团里两个主角意见有分歧,谁都不想演《小村庄》中的反面角色“狐狸花”,就在这个时候领导找到她,请她顶替这个角色。还在产假中的张老师完全可以不去,但她想到如果不去,票已经卖出去了,观众怎么办?去吧,婆婆身体不好,两个儿子要母乳喂养,儿子离不开怎么办?张老师与她爱人商量。救戏如救火,她爱人放弃自己的工作,带着两个儿子跟着她,他们半夜就起床做饭,匆匆把两个儿子喂好,再把炉火熄掉,冷却后装箱,把生活用品,被褥、煤球、煤炉、锅碗瓢盆、窝篓等带上,光是两个孩子的尿布就带一大箱。当地老百姓围着剧团车辆,看装卸道具,看到张老师怀里抱的孩子哭了,才知道她抱着的不是道具,是真实的孩子。

那时候演出没有固定时间,从新浦刚回来还没有好好的休息,就又随剧团到徐州,为修水利的民工演出,荒山野岭,举目无亲,一演就是一个多月。带着孩子去演出,别人下台后就去休息了,而她还要忙着洗尿布,冬天气温零下十几度,没有自来水,河水都结着厚厚的冰,她端着桶,带着锤子到河边,用锤子在冰面上敲窟窿,那河水是刺骨的冷,天天洗尿布,她的双手都被冻伤了。遇天气不好,洗好的尿布要一片一片的在煤炉上烤,有时候实在来不及,半干的尿布就揣在怀里捂,常常是换演出服时才想起怀里还揣着尿布。由于是双胞胎,奶水不足,带的奶粉很快用完了,心急如焚的张老师到处托人批条子,也没有买到。那天她下了舞台就往宿舍跑,老远就听到孩子的哭声,她看到老公一手抱一个孩子,在宿舍里团团转,气温零下10几度,老公的汗水,孩子的泪水连成一片。她眼里噙着心疼的泪水。奶粉没有了,眼看白糖也用完了,回家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老公孩子跟着自己吃苦受累,她心里打起退堂鼓来,眼泪扑簌簌地跟老公说要回家,老公知道她对舞蹈艺术的执着追求,她是离不开舞台的,她老公想尽办法支持她,度过了那段艰难的日子。

1978年,张老师外出进修,学习了交谊舞。交谊舞是一种社交性的舞蹈,需要男女两人合舞。同年“八一”建军节,他们剧团到地方部队慰问联欢,跳交谊舞。那个时候人们的思想比较保守,张老师和别的男人跳交谊舞往往被看成是不正经,每次回家他老公听到风言风语,一连多少天都板着脸不和她说话。一边是工作,一边是家庭,最困难的时候都坚持过来了,现在社会的舆论和老公的抵触,第一次让张老师感到无助,她想,跳交谊舞是自己的工作,如果没有老公的支持,也就无法安心的工作。她想办法说服老公,把他带到现场看她跳舞,她老公曾当过兵,看到跳交谊舞并不是像别人传说的那个样子,慢慢的也就释怀了。

退休后,发挥余热继续带动地方舞蹈艺术发展

1980年,张老师调入县文化馆,主要从事专业舞蹈编导、表演工作,先后任主任、副馆长等职,从那时起她把主要精力都投入到对全县群众文化工作中,她辅导、创编了大量节目或者自己参加演出。张老师八十年代被吸收为省舞蹈家协会会员,还曾担任市舞蹈家协会理事、原县舞蹈家协会主席,她先后创作、表演的舞蹈、小品等节目获得省、市级以上奖30多次。张老师几十年热爱舞蹈艺术,创编辅导了许多节目,培养了众多人才,成为带动灌南舞蹈艺术发展的重要代表人物。

半个世纪的寒来暑往,一万八千个日月轮回,太阳照着她走,月亮伴着她归。她将毕生的精力献给舞剧艺术事业,从当年的青春靓女,到如今的花甲老人。这些年来,她不图名利,一门心思扑在舞剧艺术事业上,不知吃过多少苦,受过多少累,付出了不需索取,失去了依然坦荡。有人说她傻,她总是嫣然一笑,笑的还是那么美,她用一生的追求延续女人的美丽。

现在,她虽然已经退休了,但她并没有退出舞台,她还一直在舞剧艺术这块田园里辛勤地劳作着,县里大大小小的单位有文艺活动都会请她做艺术指导。她自己成立老年活动中心,每周两次教老年人跳舞,还被县青少年活动中心原春艺舞蹈学校聘为艺术指导。她指导的学生,曾在全国青少年才艺华东国际标准舞大赛中获第一名。她的学生年龄差距很大,从小到咿呀学语的孩子到耄耋老人。孩子的梦,老人的乐,是张老师坚持这么多年最好的诠释。在谈话中,从张老师的眼神里,就能看出岁月打磨的痕迹,看出对生活的热爱,对未来充满无限憧憬。

很多人,年轻时都有自己的梦想,可当梦想与实际困难相抵触的时候,大多都选择了放弃。而张老师对梦想执着的追求,也为让更多的人学会舞蹈,把快乐带给千家万户,她又迈开新的步伐,向更高的目标迈进,让梦想点亮人生路。  

 

标签:  梦想  
延伸阅读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