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玉鸾:高邮湖畔“新农人”

日期:2017年03月30日  来源:高邮市妇联  (评论0条)



    农人没有诗人的浪漫,更没有明星的风采,却有着坚定的信念,用双手去挖掘生存最基本的东西。在现代中国,农人一词被赋予了全新的概念和意义。走入公众视野的新农人中,不乏海归回国、城市青年下乡或乡村进城求学然后再回乡的高学历人士、有经营工业商业的成功者,也有进城务工、在外参军转业回乡的草根青年农民。

    无论出身,能力、阅历、经历、理念、追求,对农业这一古老产业的探索和突破,对传统个体农业经营方式的组织和融合,是这类人群的共同追求。《农业周刊》将开辟“新农人”专栏,走近特定时代背景下演绎出的这类群体,去记录中国现代农业的特殊生力军。

“我不在农场,老王肯定在的。穿过农场的滩涂区域,前方就是美丽的高邮湖。” 

    发微博的是王鲜记农场的女主人张玉鸾。在水产人的圈子和网络上,人称她为“扁担姐”。她说的“老王”,是她的先生王俊——王鲜记大闸蟹的掌门人。

    夫妻二人都出生于“跑鲜”世家,如今,在祖辈世代生活的美丽的高邮湖湖区,他们组织农业合作社,兴建生态农场和养殖基地,将“王鲜记”打造成具有地方特色的品牌,成为“新农人”中的佼佼者。

    1、深耕高邮湖

    高邮湖位于苏皖交界处,水域总面积约760平方公里,是全国第六大淡水湖,是江苏省第三大淡水湖。

    高邮湖属于浅水型湖泊,这里水域宽阔,水质清透,是各种鱼类、鸟类和水生植物得天独厚的栖息生长之地。说起高邮湖的美与好,扁担姐如数家珍。

    “水产就是靠水吃饭,高邮湖是开放的水源,水质好,自然水源养殖,这是独特的资源优势。”生于斯长于斯的她,对待这大自然的慷慨馈赠,有着特别的自豪。

    5年前,做了20多年水产生意的夫妻俩从扬州城里搬到了湖畔的菱塘,开始琢磨起了大闸蟹的养殖。

    养大闸蟹并非易事。“大闸蟹的品质好与坏是由很多因素决定的,无论是选亲体、育苗还是养殖,这三大工程我们都是自己完成。”

    在如东入海口,“王鲜记”建立了蟹苗育种基地,选用半斤以上的公蟹和三两五以上的母蟹,培育出发育强壮的蟹苗。在养殖上,他们将蟹苗投放到高邮湖的天然水域,以海鱼为饲料喂养,摒弃了传统的高密度养殖方法,取而代之以天然的养殖方式,螃蟹们个个吃得好,虽然产量减少,但是质量提了上去。

    “资源优势再好,不好好养蟹,也出不来好的产品。”扁担姐说,他们要以尊重科学和自然的态度摸索大闸蟹的生态养殖。“水源好,吃得好,挑选的标准严格,我们的大闸蟹才会有稳定的品质。”

    在她的眼中,先生王俊对螃蟹有着一片痴迷。看到螃蟹趴在水草上,他就知道螃蟹不舒服;每天早饭过后,王俊就在自己家的蟹塘前溜达;睡觉之前,他放心不下,还得再巡逻一番。 

    王俊是个爱琢磨的人。在“王鲜记”创立初期,他们发现螃蟹在运输途中极易发生撞裂,往往还没到目的地,早就磕磕碰碰,没了卖相。王俊琢磨了一段时间,想出了一个“妙招”,在螃蟹间垫上水草,这样一来,既减少了碰撞,又给产品多了“认证”——不仅是产于高邮的螃蟹,还有高邮的水草。 

    一只螃蟹的生长并不容易。从蟹苗变成真正膏满肉厚的大闸蟹,需要700多天的漫长蜕变。对于水产人来说,这700多天的分分秒秒都充满了风险,“我今年做得好,不代表明年也做得好,稍微放松警惕,问题就会随之而来”。

    为了养好螃蟹,夫妻俩到处拜师寻访,向富有经验的渔民请教养蟹技术。在王俊看来,无论是做水产生意,还是搞大闸蟹养殖,都是祖辈们传下来的一门手艺,学手艺就得有敬业精神和对手艺的尊重。

    “这个圈子太大了,有很多高手在民间,技术水平很高。”在养殖大闸蟹的过程中,他们除了积极向高手讨教取经,还自己买来专业书籍下功夫钻研,夫妻俩对这门祖传的手艺,有着谦虚和敬畏。

    闲暇时间,王俊也会向身边的渔民传授自己积累的养蟹心得。“高邮湖做水产养殖的有很多,光一两家好那不行,大部分不行,别人就会说高邮湖的产品不行。只有大家都好了,才能做出高邮湖的品牌,也才有更好的市场。”扁担姐说。

    2、玩转新媒体 

   “大闸蟹们正在你追我赶地蜕最后一遍的壳呢,水草上,每天都可以看见很多蟹壳和正在蜕壳的蟹呢,最近大伙减少了水中作业的频率,也是为了给大闸蟹们一个安静的环境。蜕壳完毕后,大闸蟹们就进入了壮膘期了,等上个几回秋风,就上市了啊。”

    在扁担姐的微博上,这样的信息时常可见。她的微博名叫“扁担姐的大闸蟹”,在这里,她经常向微博网友们介绍大闸蟹的知识、分享大闸蟹的生长。工作有空闲,她还喜欢和微博上的朋友打打趣,调侃一番,再来个农场生活随手拍。

    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使用微博以来,她已经发了近2万条微博。除了微博,扁担姐也开通了微信,她的朋友圈人数多达上千人。

    “我以前可是只会用手机打电话的人,”扁担姐说,2012年,他们的农场来了一名年轻人,建议她也用用微博,“我当时心想的是哪有这么多闲工夫,有人会看吗?”

    抱着试试的心态,2012年10月,扁担姐发出了自己的第一条微博。她的微博内容大多关于大闸蟹,这吸引了不少同行,也招来了“老饕”网友,留言询问如何购买扁担姐家大闸蟹的人数渐渐多了起来。

    虽说日子不算长,但是扁担姐所发的信息内容有趣,语言活泼幽默,不时还能蹦出一两个时髦词汇,日子久了,扁担姐在微博微信圈子里,有了一批志同道合的同行朋友,也有了一批忠实的粉丝。

    新媒体的“口碑传播”,让扁担姐和“王鲜记”大闸蟹为更多的人所知。“王鲜记”的分销渠道也是这样得以开拓,当时分销商通过微信辗转主动找到了扁担姐,提出合作的意向。“我当时也没多想,就把产品寄了出去,没想到现在的销量还蛮稳定的,卖得挺不错。”

    扁担姐也会揣摩朋友们如何介绍自己的“王鲜记”,看他们如何与客户打交道,对她来说,这是学习的新方式。

    新媒体也给扁担姐提供了直接接受反馈的渠道。“你的消费者是最诚实的,好他们会晒出来,不好他们也会晒出来。有的人还会再买,但并不是每一个消费者都给你弥补的机会。”

    每过一段时间,她会在网上发发福利,或打折或赠送,以感谢一直支持她的老顾客。最近,她又在网上发起了投票活动,让网友们自己选择喜欢的产品包装。扁担姐说,与网友和买家的互动,总是能提醒她不断反思如何改进产品和服务。

    近一两年,“王鲜记”进驻了淘宝,在工商银行融E购上线,还成为了顺丰优选在华东区的重点扶持对象。除了传统的门店和超商等渠道,扁担姐和王俊带着他们的“王鲜记”正在一步一个脚印地开拓新媒体营销平台。

    “我们首先要踏踏实实做好产品,然后再进行品牌的传播,营销的方式有很多种,但是未必都能抓住忠实的客户群,”扁担姐说,“农业就怕走得太快,我们会一步一步来。”

    3、快乐新农人

    近几年,“王鲜记”规模越做越大,盈利也相当可观。不少营销、咨询、风投团队主动上门,却被扁担姐一一拒绝。

    “做农业不是一朝一夕,做农业快不起来,做农企要学会拒绝诱惑。”扁担姐说,“老干妈”是她比较欣赏的品牌和企业,不贷款,踏踏实实地干事,“我希望我的企业不要太大,但是能够慢慢走”。

    如今,在高邮湖畔,夫妻二人经营着生态农场,农场里有着千亩的蟹塘,蟹塘周围种满了开花着绯红花朵的石榴树,农场道路两侧种植着高大的柿子树。扁担姐通过微博求购种子,“适宜江苏苏北地区种植,品种最好有观赏性,采摘起来有趣味性”,她要将这些种子种在自己的农场里。

    他们的农场共有320名农人,他们大都是附近的渔民和村民,也有新招入的年轻人。他们免费在农场吃饭和住宿,还能享受全网覆盖的便利,不少人全家都在农场工作。

    有朋友不解,农场又不是终身的处所,何必如此用心布置和安排?扁担姐却不这么认为,“如果你连生活品质都不重视,又怎么可能重视自己的产品呢?”

    “我们一方面确实要创造财富、改善生活,另一方面,我们也要保护、改善环境,最重要的是,我们还要改善我们自己的生活,谁规定去农村就非要受罪呢?”

    在微博微信上,扁担姐会及时地分享在农场里的所见所闻,无论花、草还是蜗牛,小鸟还是兔子,扁担姐眼中的农场趣味盎然。“老王”经常调侃她:“你看也没几个点赞嘛,没什么人关心你。”

    扁担姐和他的朋友们虽然未曾见过面,但是大家“神交”已久,“他们教会我好多东西,比如怎么用羊奶制作手工皂,怎样制作韩国泡菜”。

    还有一些朋友慕名到农场参观,扁担姐热情待客,摄影师来了,画家来了,鸟类的爱好者来了……对于扁担姐来说,他们都为她带来了另一个世界的新鲜知识和见识。

    “我的产品是大闸蟹,但是我的生活里不是只有大闸蟹。”扁担姐说。

    4、跑鲜新农人

   做水产之所以叫“跑鲜”,是因为东西总要赶着新鲜售卖。张玉鸾的印象里,她的父辈们总是担着一根扁担疾走如飞。一根扁担传承了跑鲜人的手艺,也记录了他们的付出与辛勤。以“扁担姐”命名,是她希冀自己担得起传统跑鲜人的技艺与责任。“扁担姐”声音温柔,笑声爽朗。采访中,她说得最多的,是行业里高手如云,他们仍待学习提高,未来之路还需脚踏实地慢慢前行。如今,他们正在研究产业链的延伸和其他水产品,进行着新的尝试。带着传统“跑鲜人”的勤劳、踏实和质朴,老王和扁担姐在高邮湖畔做着快乐的“新农人”,他们的“田园梦”正在继续。

首页 |  妇女工作 |  巾帼风采  |  保存Word |  打印 |  关闭
延伸阅读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