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首页 > 历史故事

徐全直

2017年03月23日

徐全直,又名徐虔知、宛明,湖北沔阳人。1922年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1923年2月转为中共党员。1924年5月,任社会主义青年团安源地委委员,1926年任国民党湖北省党部监察委员、妇女协会常务委员,1927年3月当选为湖北省妇协执行委员兼交际部副部长。1933年6月在上海被捕,1934年2月牺牲于南京雨花台。

 

徐全直,1902年出生于湖北省沔阳县一个贫农家庭。1918年,徐全直在毋亲的帮助下,从舅舅家逃婚到了武昌,考人湖北省立女子师范学校。陈潭秋、刘子通分别是徐全直所在班的英语和国文老师,就这样,陈潭秋与徐全直相识了。在陈潭秋的影响下,徐全直进步很快。1921年暑假,由陈潭秋发起,徐全直、夏之栩等10多位同学共同创办了妇女读书会,由陈潭秋、董必武、李汉俊等讲解《国家与革命》《雇佣劳动与资本》等书籍,辅导徐全直她们学习马克思主义著作。1922年,19岁的徐全直加入了社会主义青年团。徐全直她们倾向进步的行为遭到以校长王式玉为首的女师顽固势力的非难,学校当局甚至诬蔑她们是“害群之马”,扬言要开除她们的学籍。因为有陈潭秋、董必武等进步老师的支持,学校暂时还没有对她们采取行动。

1922年初,国文教师刘子通在课堂上给徐全直等学生大讲妇女命运、妇女应该自我解放等话题。有些女生回到家后跟父母讲旧式妇女的悲惨命运,并要求她们的父母解除自己的包办婚约。家长们对学校很有意见,质问校方为什么向学生灌输“解放”、“婚姻自主”等观点。于是,校长决定解聘刘子通。这引发了学生们不满,公推徐全直、夏之栩等同学为代表,与学校当局交涉,先后组织厂两次罢课,要求再请回刘先生当教师。中共武汉区委在陈潭秋的领导下,为了声援女师学生的斗争,通过学生联合会,发动全市中等以上学校举行同盟总罢课,又通过在报社工作的同志发表文章,揭露学生罢课的真相以争取社会舆论的同情和支持。最后,经有名望的进步人士李汉俊等人出面调停,教育厅下令:女师校长工式玉辞职,徐全直、夏之栩等5名学生也要离开女师,但保留学籍,按时毕业,并发给毕业证书。斗争最终取得了胜利。

这次学潮之后,徐全直离开了学校,开始了她的革命生涯。

 

192324,在中共领导下,京汉铁路工人开始了大罢工。离开学校的徐全直在中共武汉区委的领导下,积极投人了支援罢工的斗争。在大罢工的紧张日子里,徐全直日夜奔走在武汉三镇,为湖北各工团传递消息,她还联络工人、学生,组织慰问队到江岸慰问罢工工人。为了解决罢工工人生活上的困难,她还响应募捐号召,把自己的衣物和日常生活中节省下来的钱全部捐献出来。24,举行总罢工那天,徐全直带领一支女工队伍,参加了在刘家庙召开的武汉人民声援京汉铁路罢工慰问大会,会后又参加了游行。27口,在军阀肖耀南对江岸工人实行血腥大屠杀之前,徐全直、夏之栩正在江岸工人俱乐部附近开展宣传工作,当大批军警包围江岸工人俱乐部时,徐全直毫不畏惧地与工人纠察队一起,为保卫俱乐部同军警进行拼死的斗争,一直坚持到下午5点多钟。为减少损失,在陈潭秋的说服下,徐全直她们才坐上一只划子回到武昌。27,罢工的领导人施洋被反动军警逮捕,215凌晨,敌人将施洋押赴刑场枪决。220,徐全直怀着悲愤的心情,冒着被逮捕的危险,参加了施洋烈士的追悼会。经过女师学潮、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斗争的严峻考验后,19232月,徐全直加人了中国共产党。

二七大罢工失败后,罢工领导人陈潭秋受到军阀肖耀南的通缉。为了陈潭秋的安全,党组织决定陈潭秋、徐全直等转移到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工作,与刘少奇、李立三一同从事安源工人运动和建党工作。在安源工作期间,徐全直的公开职业是路矿俱乐部教育股所属职工子弟学校和工人补习学校的教员,实际上她主要做工运和青运工作。白天,徐全直在子弟学校教课,夜晚,她又到工人夜校上课,经常和青年工人谈心,介绍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的英勇事迹,激励工人团结起来坚持斗争。

19245月,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安源地方委员会第五次代表大会召开,徐全直出席了会议并被选为团地委委员。

19241月国民党一大召开后,国共两党实行了第一次合作,武汉地区的革命运动又蓬勃发展起来。随着革命形势的发展,迫切需要大批干部。1924年秋,陈潭秋、徐全直奉命调回武汉,组建中共武昌地委,由陈潭秋担任委员长一职,徐全直则继续从事妇女运动、工人运动工作。徐全直和陈潭秋在共同的革命斗争中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于1925年春结成了革命伴侣。婚后,两人共生下了两子一女。

19256月,武汉妇女协会成立,徐全直担任《武汉妇女》旬刊的编辑并负责对外联络工作。7月底,徐全直等又根据国民党湖北省第一次全省代表大会决议案,在武昌成立了湖北省妇女协会。这期间,她以“宛明”为笔名,在《武汉妇女》第6期上发表了题目为《妇女运动的派别和正确方针》的文章,批评当时社会上许多名目的妇女团体,干扰无产阶级妇女解放运动,为无产阶级的妇女运动指明了方向。

19271月,在国民党湖北省第四次代表大会上,徐全直被选为省党部监察委员。同年38口,湖北省妇女协会第一次全省妇女代表大会在武昌开幕,徐全直被选为大会主席团成员,并代表省妇协交际部向大会作了工作报告。会上,她当选为省妇协执行委员,兼交际部副主任。

徐全直象一团火,对工作总是兴致勃勃,不知疲倦,不畏艰险,走到哪里就宜传到哪里。她到女工、农妇中,给她们讲解贫富不均的原因,启发她们的阶级觉悟。她将一本本进步书刊送到女学生、女教师的手里,引导她们探索革命的真理。她发展了一个又一个党员,壮大了党的力量。

由于工作紧张,经济窘迫,徐全直的生活非常艰苦。冬天,她只穿一身夹衣裤,外套一件毛线衣,顶风冒雪到处奔波。有时脚跟冻裂,血流不止,但她若无其事。她有时晚上出去,清晨才回来,头上身上沾满了纺织厂里的白花。她常常错过吃饭时间,就用开水泡碗饭吃。母亲心疼地劝她注意身体。她笑着说:“现在大家都很困难,以后革命成功了,就会好起来的。”

 

1927412,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715,汪精卫在武汉亦发动反革命政变,全国革命形势危急。根据党组织安排,徐全直夫妇前往江西南昌工作。随后,陈潭秋出任刚成立的中共江西省委书记,徐全直则担任中共江西省委妇女部长兼省委秘书。

1928年春,陈潭秋、徐全直夫妇奉命调往江苏省委工作,陈潭秋担任省委组织部长,徐全直在省委妇女部工作。同年冬,中央任命陈潭秋为中央巡视员,出巡顺直省。为掩护丈夫的工作,徐全直带着孩子与陈潭秋同往顺直省委并担任秘书工作。1929年秋,夫妇二人又被调回上海,徐全直在中共中央机关做交通联络工作,她经常化装出没在党组织设立的各个秘密联络点,传递党的重要文件和指示。19309月底,徐全直被调往中共满洲省委任秘书。

1931年七八月间,徐全直再次调任中共江苏省委机关任交通员。不久,周恩来找到徐全直交给她一项重要任务:派徐全直和戚元德两人,到一位已被捕的同志原住处,取回中央组织部的一份机密文件。周恩来还特别强调说,文件放在一张办公桌抽屉的夹缝里,是一份很重要的文件,此文件如果落到敌人手上,好多同志的生命将要受到威胁,希望徐全直和戚元德同志一起完成这个任务。

徐全直立即找到戚元德转达了周恩来的指示,两人当即商量随即开始行动。当她们两人前往目的地察看时,才发现那位被捕同志的住处周围早被国民党特务给牢牢地盯住了,存放机密文件的那个房间里也住了两个特务。徐全直提出,不能硬闯,只能智取。经过秘密地调查了解,她们打听到那两个特务的行踪,每天早晨他们要出去吃早饭。因此,她们想出一套周密的计划。第二天一早,戚元德化装成一位阔太太,坐上人力车赶到目的地,徐全直则在那所房子的附近去策应。就这样,戚元德假装要租房子,闯进了那所房子,巧妙地躲过佣人,取回了那份文件。周恩来接到这份文件时如释重负。

1933年初,中共临时中央从上海迁往中央苏区。按中央的部署,徐全直夫妇也随中央一起前往江西,但徐全直正处于临产期。陈潭秋只好暂时离别将要临产的妻子,匆匆踏上赴中央苏区的征途。徐全直与陈潭秋不知道这是他们的永别。

陈潭秋离别后不久,徐全直在医院生下了他们的第三个孩子。孩子生下后,徐全直把他寄养在一个湖北同乡的潘家,继续从事革命工作。

19336月的一个上午,徐全直到党的秘密联络点办理去苏区的手续,她不知道这个联络点早已被国民党破坏。当徐全直走近发现有异常情况,准备脱身时不幸被捕。

 

徐全直先被关押在国民党上海市公安局的监狱里。在国民党的法庭上,徐全直慷慨激昂地揭露监狱当局任意虐待犯人、克扣犯人伙食的卑鄙行径。

在狱中,她关怀着难友,谁缺少衣服,就发动大家共同支援;谁生病了,就组织大家悉心照料;谁情绪低落,就耐心地去和她谈心,讲解共产党人应有的革命气质,使其坚定信念。当她获悉哪个人变节了,就利用一切机会将消息传到男女牢房,提醒难友们提高警惕。为了抗议反动派对难友的残酷迫害和非人待遇,她还和难友们一起坚持绝食斗争,直到取得胜利。敌人逐渐觉察到她的活动了,对她进行严刑拷打。她横眉冷对,正气凛然,怒斥国民党反动派祸国殃民,镇压革命的罪行:“豺狼走狗,总有一天你们的末日要来到的!”

徐全直被判了15年徒刑。徐全直的母亲得知后,十分分焦急,托徐全直父亲的好友范某找到时任国民党浙江省主席的张难先出面帮忙。最后,国民党当局答应先把徐全直送反省院进行反省,然后看其表现再确定能否保释。徐全直识破了敌人的阴谋,她向范某表示:“宁为革命死,绝不去反省院。”最后,国民党当局以“拒绝坦白自新,诲谩公职人员,妨碍他人自新”的罪名改判她死刑。

193421深夜,徐全直在南京雨花台被杀害,时年仅32岁。遗体被朋友埋葬在南京水西门外,并立了一块碑:古复(即湖北沔阳)徐全直女士之墓。徐全直牺牲10年后,陈潭秋与毛泽民等在新疆被军阀盛世才杀害。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中国移动通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