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首页 > 历史故事

何宝珍

2017年03月23日

何宝珍,曾名葆真、葆珍,湖南省道县人。1922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3年转为中共党员。1923年4月,与刘少奇结婚后,随刘少奇在广州、武汉、东北、上海等地从事革命工作,曾任汉口市妇女协会组织部长、全国互济总会营救部部长。1934年牺牲于雨花台。

 

1902年,何宝珍出生在湖南道县一个贫寒家庭里。母亲早亡,父亲是个穷秀才,靠着做小买卖维持四口之家生活,难得温饱。不得已,父亲只好把年幼的宝珍送给地主家做童养媳。不久,父亲又病逝了,三岁的妹妹又被人贩子用二元钱、五斗米买去,转卖到广西。人吃人的社会,苦难的家庭,在何宝珍幼小的心灵中孕育着一颗坚强不屈的种子。

由于为地主家小姐伴读,得以有机会念书。由于她敏慧好学,深得老师赞赏。1917年,在老师们的斡旋和资助下,何宝珍终于冲破地主的阻挠,考入衡阳省立第三女子师范学校。

在五四运动的影响下,何宝珍参加了学生爱国运动,成了三女师爱国运动的组织者,被选为湖南学生联合会的代表。1922年初,何宝珍加入了社会主义青年团,是“三女师”组织负责人之一。由于她领导了反对校长欧阳骏的斗争,揭露了校长治校无方和贪污腐化的丑行,被学校开除。何宝珍在中共地下党员张秋人的帮助下来到长沙清水塘毛泽东和杨开慧的住地。毛泽东将何宝珍的名字改为“何葆珍”,希望她“永葆革命青春”,并安排她住进了他家后面右边的一间小屋。

这年一个秋日的午后,刘少奇来到长沙清水塘就安源工人罢工的情况与中共湘区执行委员会书记毛泽东交换意见,杨开慧将何宝珍介绍给了刘少奇。随后,何宝珍和刘少奇去了安源,担任工人补习学校第三分校教师兼学校书报科委员。何宝珍对学员热情备至亲如家人,她也受到工友们的欢迎。当然她也受到刘少奇的关怀与帮助,1923年初,何宝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半年的共同工作与斗争中,他们建立了感情,19234月,他们在安源工人俱乐部的一间小会议室里举行了简朴的婚礼,婚后二人就住在煤矿工人宿舍里。

 

1924年,何宝珍生下了他们的第一个儿子刘允斌。年底,刘少奇、何宝珍接到了党组织的通知,要他们速速离开安源前往白区。此时的长子刘允斌还不满一岁。刘少奇认为在白区工作随时都有牺牲的危险,建议妻子将允斌留下。何宝珍赞同刘少奇的想法,但在感情上她是不能接受的。允斌正在呀呀学语离不开母亲,何宝珍万般不舍,但为了孩子的安全也为了能在白区安心工作,她只能忍痛将儿子留下。刘少奇的六哥听说后专程从长沙赶到安源,坚定地把孩子抱走带到了农村的老家。与儿子分别时,何宝珍抱着儿子不忍分手,含着泪水亲了又亲,这是她第一次与自己的骨肉痛苦地离别。

从此,何宝珍随刘少奇为革命多方奔走,四海为家。她随刘少奇先后在上海、长沙、广州、武汉、天津、沈阳、哈尔滨等地从事秘密工作。她担任过交通联络员;住过机关;守过店铺;同各地的军阀、政客、汉奸、特务、帝国主义分子作过斗争。

192511月,时任中华全国总工会副委员长、上海总工会负责人的刘少奇因病回湖南养病。1216,刘少奇在长沙文化书社被长沙戒严司令部逮捕。在刘少奇被关押的日子里,何宝珍东奔西跑设法营救他。中华全国总工会、各地工会等纷纷通电谴责湖南省长、军阀赵恒惕,湖南学生团体及刘少奇亲友同乡也奔走援助,要求释放刘少奇。1926116,赵恒惕不得不将刘少奇释放。一个多月的焦虑和劳碌,使何宝珍如同大病一场,好在刘少奇终于出狱。

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武汉三镇到处弥漫着血腥味。何宝珍在汉口的湖北省总工会的一间小屋内生下了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女儿刘爱琴。此时刘少奇任中共中央委员、中华全国总工会驻武汉办事处秘书长、湖北省总工会秘书长。因形势日趋恶化,中央一些干部离开了武汉前往江西,刘少奇也要离开武汉。在那个生命时刻受到威胁的特殊时候,何宝珍夫妇无法将襁褓中的女儿一起带走,只能又一次地忍受着离别骨肉的痛苦,把她寄养在汉口的一个工友家里。从此,何宝珍再也没有见到过女儿,当然,女儿也没见到过妈妈……当刘爱琴知道自己的身世时,无数次的想象着妈妈的模样,后来从照片上看到了自己漂亮的妈妈。从此,每年清明节她都到南京雨花台来看望妈妈。

1929年春天,何宝珍随刘少奇返回上海,几个月后,刘少奇被任命为中共满洲省委书记,何宝珍随行东北协助刘少奇开展工作,并从事工人和妇女工作。在满洲期间,刘少奇又被逮捕关押在奉天高等法院检查处看守所。面对丈夫再一次被捕,何宝珍在担惊受怕中冷静下来,给狱中的丈夫送钱送衣,到处托人营救,不久刘少奇被释放。1930年春,何宝珍随刘少奇又调回上海。这一年,何宝珍生下了他们的第三个孩子刘允若。

1932年冬,刘少奇从上海到江西中央苏区,何宝珍带着小儿子毛毛留在上海,任全国互济会负责人兼营救部部长,负责营救被捕同志的工作。她改名“王芬芳”,以教师的身份作掩护,四处奔波,千方百计地争取社会力量,利用上层关系,营救被捕的同志。

19333月,中华海员工会党团书记廖承志被捕,中共地下党指示要想尽一切办法营救。何宝珍通过各种关系组织营救,还同张琼夫妇一道去做廖仲凯夫人何香凝的工作,保释廖承志出狱。此举引起了国民党特务的注意,遂跟踪何宝珍。3月底的一天,一群便衣特务包围了何宝珍的住处,何宝珍意识到自己出事了,迅速地将年仅3岁的刘允若塞到邻居的一位大嫂怀里,匆匆地说了一句话:请帮我照看一下孩子,过几天会有人来领他的。说完这句话立即回到屋内销毁有关材料,在儿子的哭声中从容地被捕了。

 

 三

何宝珍被捕后,在国民党上海市公安局被拷打了几次,没有结果,就被押解到南京宪兵司令部。又多次被宙讯,她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被判处15年徒刑,投人南京模范监狱。

在宪兵司令部监狱里,何宝珍年龄最小,但被姐妹们称为“大姐”。她会唱歌、唱戏,擅长表演,常常把旧戏曲填上自己编写的新词,演唱给大家听。在饭后“小放风”的时候,她都要唱一段骂蒋介石的京剧:“骂一声,蒋介石,你这卖国的奸臣······”她那丰富的表情、诙谐的动作,引得大家捧腹大笑。在别人眼里,她是一个无忧无虑的“乐天派”,其实,夜深人静时,她怎么也睡不着觉,在思念着亲人。

何宝珍对同志、对难友、对亲人最忠厚、最善良,耿建华、帅孟奇被打得遍体鳞伤,行动不便,她总是抢着洗碗、提水、倒便桶,无微不至地关怀别人;在敌人面前,她刚毅坚强,无所畏惧。太平洋赤色职工国际书记牛兰和夫人汪得利被捕后,宋庆龄和社会各界的进步人士不断声援,要求释放。牛兰夫妇在监狱中进行绝食抗议。为了表示对国际主义战士的支持,何宝珍和女牢的姐妹坚持了7天的绝食斗争,有的将胆汁吐出,有的饿得昏厥过去,但没有一个动摇的。最后,监狱当局不得不答应“释放牛兰夫妇,允许向监内送食品、送书、送衣物,改善伙食”等要求。不久,牛兰夫妇被释放了。

1934年秋的一天,宪兵司令部突然又来提审已判刑15年的“王芬芳”。原来,她被叛徒出卖了。这一回,敌人不再相信她是一名普通教师,穷凶极恶地逼她说出丈夫和自己的身份。但无论敌人怎么严刑拷打,都无法从何宝珍嘴里得到“刘少奇”三个字。

无计可施的审判官最后宣布:“是死是活,两条路由你自决。要活命,老实招来;顽抗,死路一条!”何宝珍轻蔑地冷笑道:“要口供,没有;要命,有一条,请吧!革命者是杀不尽的。”

1934年深秋的一天,迎着黎明前的晨曦,为了新中国的诞生,何宝珍在南京雨花台壮烈牺牲。年仅32岁。刘少奇赞扬她“英勇坚定,为女党员中之杰出者”。

何宝珍牺牲后的第四年,在周恩来的亲自关心下,经过党组织努力,找到了她那沦为童养媳的女儿爱琴,并从湖南老家把她的长子允斌接到延安,后又送到苏联学习。小儿子允若流落在上海、苏北一带卖报、当学徒,受尽了磨难,直到1946年才找到。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中国移动通信